【记者越明武汉现场】对话吉林支援武汉医疗队里的心理第一人 

admin 2020-02-25 阅读:360

  当重大疫情来临时,迅速传染的不仅仅是病毒,还有恐慌与焦虑。无论是大众人群、还是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以及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的患者,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和治疗时,会日趋浮现一些消极情绪,如果任其蔓延,最终可能会酿成不良的消极影响。

  疫情发生后,吉林省驰援武汉医疗团队派遣我省“精兵强将”抵达武汉参与救治工作。在这支“精锐部队”的组建上,吉林大学第一医院也做了精心安排。

  除了多学科专家成员外,还特别选派了吉大一院心理科的医生和护士,来解决患者患病后的心理问题和随队的成员长时间在一线紧张工作后出现的紧张、焦虑、失眠等心理问题。

  随队抵达武汉支援的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心理科田润辉医生,目前已经工作19天,他的工作情况如何?开展了哪些心理方面的工作呢?心理干预又会对此次疫情有哪些作用呢?

  带着疑问,记者在支援武汉前线指挥部对他进行了现场采访。

  已经从事18年心理工作的田润辉医生,从落地后便开始进行入他的工作状态,他的工作可以分为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患者的情绪问题,尤其是重症患者精神类问题,第二个方面就是医护团队的情绪问题。

 

  田润辉表示,在病区,他主要配合其他重症医学科医生进行工作,一些重症患者面对病情会产生应激性精神障碍,情绪非常不稳定。

  在吉林大学第一医院所负责的疗区就有这样的一位患者,情绪躁动,不在床上躺着,不配合治疗,不带口罩,喊叫,冲动。这样的情绪对患者本人的治疗非常不利,也增加对其他患者的情绪干扰。对于这种重症精神患者,主要是药物进行干预。

  面对心理问题,田润辉也是多种方式进行处理,治疗方法灵活。面对一些患者对疾病的绝望,不思饮食。这可能是患者进入到了应激耗竭期,出现了抑郁的表现。这些患者也需要药物干预,需要重新振作起来。

  轻症患者更多的体现出创伤后应激反应,恐惧,害怕,担心。面对这种情况,不仅要给患者治病,还要体现人文关怀。

  “我们的医护人员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好。比如经常给出积极性的暗示,一些安慰性的动作,来改善患者的情绪。”他说。

 

  吉大一院的每日例会,田润辉也会参加,吕国悦副院长也会让各组组长收集患者信息,根据各组探讨的病人情况,制定不同的心理干预方案。

  ICU综合症就是患者常见的一种心理症状,患者独自住进ICU病房,与外界的信息就隔离了,周围环境对人的情绪反应有很大的影响。吉大一院医务人员大多来自重症科室,他们对工作很熟悉,很利于开展工作。所以与患者通起来很顺畅,形成有效的循环。

  医护人员每天接待患者,尤其是护理人员,他们和患者的关系更熟悉,开展人文关怀可能比心理医生更加有效。在驻地例会上,田润辉也会把相关制定的心理措施与各组组长分享,培养护理人员在日常生活中关爱患者。

 

  医务人员坚持在一线奋战,长期过度劳累、与患者密切接触,他们的心理健康也需要被关注。

  沮丧、与家人缺乏联系、面对患者的负面情绪等会导致医务人员出现心理问题,进而影响其注意力、理解力和决策能力。

  对于保护医务人员心理健康,对其本人的整体健康乃至抗击疫情都至关重要。

  8号工作第一天,田润辉制定了心理调试组工作流程图,发放到了医疗队队员的微信中。

  “制作心理调试工作流程图的目的是为了帮助大家面对一些心理上的问题,同时,让护理组各组组长也随时观察组员情绪以及睡眠等情况,通过多渠道、多方法去了解大家的情绪状态。”他说。

  吉林省第一批医护人员已经抵达武汉一个月的时间了,从科学角度看,人的应激情绪会陆续出现,一个月左右的时间疲惫达到了一个峰值。

  田润辉也时常会接到队员们的微信咨询和电话咨询等,他也会进行心理抚慰。从目前队员们反应的情况看,部分队员会有正常的情绪反应,例如焦虑,紧张,失眠等。

  “这次疫情涉及到传染问题,医护人员不能面对面交流,也不能大家坐到一起抒发情绪,人与人之间的支撑变得少了。”他说,他也利用新媒体开展群体疏解的方式,让大家进行情绪的调节。

  田润辉表示,在驰援武汉期间,他将继续发挥的工作作用,采取多种形式开展心理危机干预工作,继续为患者和参与抗疫工作的“战士”们提供心理援助,缓解他们的心理压力、提高心理危机的应对力,进一步增强战胜疫情的信心,为坚决打赢这场防疫阻击战,筑建坚固的心理堡垒。

评论(0)